付會長 楊漢清

在旅美湖南同鄉會的各項事務及活動中,大家一定能看到她的身影,她開朗、豪氣、大方、隨和,被鄉親們親切地稱呼方二姐。同鄉會就是她的家,鄉親們需要幫忙、會長號召大家愛心捐款,她總是沖在最前面,慷慨解囊。同鄉會開大會,她提前預備好湖南人愛吃的瓜子、花生,甚至還有她專門從中國捎回來的檳榔 … 在她心目中,同鄉會的每壹位鄉親都像她的家人。她就是我的母親-旅美湖南同鄉會榮譽會長方飛碟。

來自美國自由勛章家庭

我的外公名叫方承荷,被美國羅斯福總統親自授予美國自由勛章。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國民黨第七十四軍空運至南京受降,並擔任南京守備任務,接受受降這壹神聖使命的國民黨軍官就是我的外公方承荷。

外公壹九四五年任職七十四軍上校,七十四軍是當年抗日最勇敢的部隊之壹,曾在湘西(芝江)會戰重創日軍,我外公亦因此獲得美國自由勛章。當壹九四五年日本宣布投降,七十四軍奉命立即開往南京城。所以壹九四五年我外公所任職的部隊成為了第壹批進入南京城的中國軍隊。

外公方承宏在南京受降日本軍的過程中充分表現出了中國軍人的氣概,沒有任何可以效仿的版本,他氣拔山河地代表中國人民要求現場的日本軍人分別向代表孫中山先生方向、代表蔣介石先生的方向以及代表中國軍人的自己鞠躬,以示臣服。此舉大展國威,也被永遠的載入史冊!英雄的外公讓母親無比自豪。外公的豪氣和膽略 ,為人處事光明磊落,樂於助人,都壹壹復制在母親身上,母親又復制在我們的下壹代的身上,美國自由勛章家庭培育了壹批剛正不阿、豪氣灑脫的後代。

          

內戰爆發 親人分離 

外公方承荷英勇善戰,先後參加過淞滬會戰,青浦會戰,和最後湘西會戰,芝江中國人民抗日勝利紀念館還保留著方承荷153團為抗日英烈的碑文石刻。抗戰勝利後,舉國歡慶,回到湖南長沙中山大馬路3號,兒女六人,老少安居樂業短短幾年,就爆發了內戰,1949 年, 軍官身份的外公只能忍痛拋妻別子,帶著外婆周慶娜送的聖經流亡香港, 從此壹家老小跟著外婆在危險邊緣艱難地生活。    大姨為了減輕家裏負擔,與8000湘女壹道參軍去了新疆,母親方飛蝶小小年紀便擔當了家庭的重任,10幾歲就開始拾煤球,洗衣服掙錢補貼家用,直到遇到我的父親楊星齊。

外公方承荷 外婆周慶娜

父親在前途和愛情上義無反顧的選擇了母親

我父親十七歲當兵打仗去朝鮮,解放軍第四軍事汽車學院畢業,進入湖南軍區,成為楊得誌司令員的貼身警衛,在那個年代是屬於根好苗紅、領導重點培養的、前途無量的好青年。父親經常路過中山大馬路3號,看到十幾歲的母親美麗、勤勞又懂事,弱小的肩膀卻挑著家庭的重擔,年輕帥氣的父親完全被母親吸引,為了接近心目中的女神,就經常送衣服給母親洗,找各種機會跟母親接觸,他的執著和憨厚慢慢感動了母親和外婆,放下了戒心,不再排斥中國軍人,並正式地邀請父親到家中吃飯,那頓飯卻成了我父親命運的轉折點。那天父親穿著整潔的衣服,腰上掛著手槍興沖沖地來到母親家,突然房子裏三層外三層地被長沙市公安局包圍,荷槍實彈的警察們當場把父親抓走了。原來母親家當時是反革命家庭,被居委會監督,軍人的父親跟反革命後代的母親的交往被舉報,父親成了被腐蝕的反動派。領導開導他,只要放棄這壹段感情,壹切可以恢復從前,但是鐵血男兒的父親拒絕了,他選擇了愛情。跟母親結婚後,父親被要求轉業到武漢公安機關,又下放到湖北黃石長航港務局,後在文化大革命也是被批鬥的對象。所以在母親的心目中父親的位置是無人可以取代的,這也是父親去世後母親至今不再另嫁他人的原因。

母親方飛碟和父親楊星齊

漂泊流離之後家人團聚美國

流亡香港的外公在碼頭艱辛討生活,直到輾轉到了臺灣,才結束漂泊的生活。外公在臺灣當了壹名公務員,在臺北民防指揮部任組長。當時海峽兩岸暫未通話,外公與家人完全斷了聯系,這壹別就是30年。當時重聚無望的外公在臺灣重組家庭,生下了壹對雙胞胎, 孩子們在外公和外婆(廈門女子大學畢業)共同教育下,讀書非常優秀,獲得了美國名校的獎學金,赴美留學並成家立業,外公舉家移民美國。直到中國改革開放,外公把對留在中國的六個兒女的思念化成了行動,加上臺灣外婆的恒切禱告,外公從1978年到83年,陸續向美國政府申請子女來美,憑著自由勛章,壹壹順利獲批,母親和其他兄弟姐妹壹道終於見到了分別30年的父親,看著滿頭白發的外公,母親抱著外公放聲痛哭,無比感恩 壹家人能在有生之年團聚。

教育後代做知恩圖報 服務社會的人 

母親初到美國的時候吃過很多苦,做過管家,做過衣廠,雖然辛苦但她很開心知足,並先後將3個子女順利申請移民美國,88年來美的第壹天母親對我的教導依然記憶猶新:“無論在哪裏不要忘記我們是湖南人,要站得直!勤奮做人,誠信做事,做壹個感恩的人,有擔當的男子漢!”

母親幾十年如一日,為湖南,湖北鄉親忙前忙後、盡心盡力,當年幼稚園的小朋友很多已經成家立業後,都時刻惦記永遠方飛蝶二姐。我來到美幾年後結婚,妻子是母親為我挑選的當時生活在中國廣西的女孩,(國民黨代總統李宗仁太太、郭德潔是我嶽母姨媽姊妹)謝中天是我太太外公,跟我們這個家庭極為相似,母親說我和太太很有緣分,實際上與太太生活到今天,我也很佩服母親的眼光,我周圍所有的朋友誇我最多的就是娶了一位好太太!我自己也深有同感,太太就是我生命中的另一半。

在美國彈指一揮間幾十年,太多的風風雨雨,起伏起落,始終保持完美和諧的家庭也是不容易呀,屈指壹算現在親朋好友在美國真的上千人之多!我感恩,我有一位平凡卻偉大的母親!我感恩,我能生活在這個時代!我感恩,我和母親都能成為旅美同鄉會的壹份子!

當我參與一個又一個公益活動:九七年香港回歸紐約五大道大遊行,支持中美文化交流,維護華人合法利益,雖然是微薄之力,我們的先輩方承荷將軍大家庭,謝中天大家庭,有一個共同的中國蘿,國共兩黨對磊兒女,站在孟良崮山上,共敘兄弟情誼,夢想我們的子女,不同信仰生而平等,夢想中國成為偉大國家,自由之聲從大好河山,群山峻嶺響起來!我們定會成為中美和平基石,中美友誼,互利雙贏,這也是我楊漢清在旅美湖南同鄉會的心聲。